你好,欢迎访问我的博客!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币安知道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继币安赵长鹏之后,FBG创始人周硕基登上福布斯

2018-08-02币安知道Binance750°c
A+ A-

相较于登上封面的币安赵长鹏,出现在《福布斯》杂志中的FBG基金周硕基在国内“币圈”倒显得十分低调。2017年12月,在北京国贸FFC大厦附近的一家咖啡馆内,周硕基被人群围得寸步难行。如果所有人的真实财富都可以实时显示在地图上的话,这家咖啡在那一夜聚集了超过10亿美元的财富。即便如此,当这些身价不菲的人们见到周硕基时,也只能是争相伸出打开微信扫一扫的iPhone X,就像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想要亲吻教皇的手。

《福布斯》页面中的周硕基

1982年,周硕基出生于江苏盐城。同一年,在距离盐城1000多公里的湖南衡阳,有一位叫李林的小男孩也呱呱落地。或许是命运的巧合,两人后来都曾在甲骨文任职,也在差不多的时间知道了比特币。更为重要的是,两人都相信:交易所与资本的力量。

2011——2014年  是挖矿还是搬砖

2011年,比特币叩开了中国的国门。吴忌寒、李笑来、吴刚、赵东等如今在“币圈”顶层的人们开始成为先行者。当然,其中也包括了当时还在甲骨文公司任IT顾问的周硕基。同一年,吴忌寒翻译出了国内的第一份比特币的白皮书。如同1920年陈望道译成第一本《共产党宣言》中文本一样,共产主义的布道者——马克思主义小组在各地开展起来。而区块链思想的“北京大学”则是北京的车库咖啡。李笑来、赵国峰、赵东、宝二爷是那里的常客。

早期的“币圈”有一个名叫“和平饭店”的QQ群,周硕基也是其中的一员。当初来乍到的周硕基进入该群时,他被问到“你仰望星空了吗?”。“星空”是吴刚的网络昵称,其曾在2009年就尝试用办公室电脑挖矿,到2011年大约挖了8000多个。换而言之,吴刚是最早期“币圈”的共主,供人们仰望。或许,当时尚未到而立之年的周硕基也未曾想到,仅仅7年后,自己也能拥有众星拱月的江湖地位。

吴刚,相传其离开公司后忘记带走有8000多枚比特币的文件

可与其说区块链对他们而言是信仰,倒不如说就是营生谋利的新工具。于是,赵东在第二年购买了第一台比特币挖矿机。李笑来、宝二爷也随之加入这个挖矿,这一有“钱途”的事情。在之后的两年内,赵东与宝二爷分别都投入了几千万元在内蒙古开设了自己的比特币矿场。因为内蒙古天气凉爽,利于矿场散热,能够节省不少成本。币圈掀起了一股轰轰烈烈的挖矿热,直到“烤猫”的圈钱跑路,才稍微降了降温。

2013年4月,在从上海回北京车库咖啡的路上,精明的赵东发现了另一条发家致富的新财路。当时由于流通性的问题,国内外交易所的比特币价格始终存在着0.4%左右的价差,最夸张的时候可以接近1%。于是,“搬砖”一词便逐渐出现在了币圈。

据传,赵东和李笑来曾经依靠“搬砖”就日进斗金——一天盈利200万元,甚至更多。但是乐极生悲、物极必反,比特币在经历了2013年的牛市之后,它在2014年跌入漫长的寒冬之中。于是,他们不得不决定到底是靠挖矿赚钱呢?还是搬砖赚钱呢?像宝二爷、赵东选择了前者,赵国峰选择了后者。李笑来决定要成大网红,替代吴刚成为新共主。

2014——2016年  各走各的阳关道

2014年,已经在币圈内混了3年的周硕基决定试水比特币。无论是先行者的吴忌寒也好,还是后来者的李林与杜钧也罢,都只观望了2年的时间,像周硕基踟蹰了3年之久的实在不多。但不得不说,2014年的确是入场比特币最好的时机。翌年,比特币价格就从最低时的200美元攀升至400多美元。于是,已经拥有了近10万美元数字资产的周硕基决定辞去甲骨文的IT顾问,开始炒币。显然,他比其他所谓布道者来得更纯粹,赚钱才是信仰。

在甲骨文工作期间,他就像前辈吴刚一样,通过公司快速的网络来进行“搬砖”,这也是被《福布斯》称之为“奇技淫巧”中的一个。 “周硕基的伎俩之一是利用各大交易所之间币价的差异。例如他用300美元在一个交易所买入比特币,然后在另一个交易所以301.50美元卖出,这样一枚比特币稳赚1.50美元。对于那些拥有快速的网络连接以及一点点交易技能的人来说,赚这个钱这很容易。”

在熊市刚刚收敛的2015年,“币圈”的其他大佬都在各走各的阳关道,攒流量者有之、挖矿者有之、搞媒体者亦有之。但他们中鲜有人能同时意识到两个即将到来的风口:一是资本运作的必要性,二是交易所的兴起。而周硕基做到了。

他在离开甲骨文的同一年,即身价翻了10倍的2015年,其率先成立了FBG基金。那一年,除了FBG之外也仅有分布式资本一家,但其拥有沈波、肖风、于文波等具备10余年互联网VC经验的成熟投资人。与此同时,周硕基也与李林的火币网、徐明星的OKex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在2015年与2016年的两年间,李林与周硕基是当时北京金融客咖啡能量午餐的常客。尽管周硕基内心很清楚区块链不曾是信仰,但其依旧很乐意被认为是与李林一样的布道者。

第一排左三:李林;右三:周硕基

当然,知道利用交易所关系的绝不只是周硕基一人,精明如杜老板也深谙此道。但是,杜老板并未参透资本与交易所更深层次的关系,这也决定了若干年后李林与杜钧的决裂——节点资本被清除出HADAX自由上币的队伍,但是FBG基金却依旧稳坐钓鱼台——迥然不同的结局。

“FBG只是这一领域公认的最有才华的投资团队之一。”《福布斯》援引了刚刚29岁、管理着10亿美元资产的Olaf CarlsonWee的评价。周硕基的独到眼光值得这样的评价,但是这位被誉为“加密货币奇迹男孩”的年轻人显然不知道国内“币圈”的深浅。他说道:“FBG以在亚洲发现有前途的加密项目而闻名。”

2017——2018年  庄技的大比拼

如果说古代农业是看天吃饭,那么区块链就是现代的“农业”。五谷丰登,则鸡犬升天;比岁不登,则何不食肉糜耶?2017年的疯狂便是如此,俨然成了庄家的“庄技”比拼的舞台。

从4月至9月4日,自带流量的“共主”——比特币首富的李笑来与老猫依靠着草台班子的模式圈了一波又一圈的钱。待至年中的酷暑,人们对于艾西欧的热情已比多年来罕见的高温更为的沸腾。在野蛮生长的最高潮时,李笑来在2014年的选择无疑是明智的。

可9月4日的一纸檄文,草台班子未发一枪,便缴械投降。“94”以降,草台班子纷纷转型为资本方。李笑来与老猫的硬币资本、杜钧的节点资本、赵东的DFund等等都在2017年相继成立,但是与周硕基的FBG基金相比,那些曾经“币圈”的老人们,反而成了前来投诚的新人,而且名声并不好。

接受《福布斯》采访的FBG的前交易业务成员Gordon Chen则介绍了更为“洁身自好”的投资方式:“密切关注创始团队,监控Telegram上的聊天室,并与学者、科学家、工程师、投资者和社区领袖保持沟通。在对艾西欧项目的调查中,要不断与加密项目团队会面。”

这位陈先生在3月的每一周只睡了3、4个小时。当然这种“洁身自好”只是表面,否则《福布斯》的标题就不应该是《一个加密货币交易者的伎俩》而是《一个加密货币交易者的业界良心》了。隐藏在背后的“庄技”则是FBG与媒体以及交易所之间的暧昧关系。《福布斯》写道:

“FBG高管所掩盖的一个鲜为人知的投资方法是他们与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关系。通常,当新项目在顶级交易所宣布上市时,价格会上涨。周与三个最活跃的加密交易所保持着良好的关系:OKEx,Binance和Huobi,他们每天有5亿到10亿美元以上的交易量。利用这些联系,FBG已帮助其投资的ICO项目在交易所上线,如Zilliqa。”

而言及FBG通过媒体拉升币价时,则举了Tron的例子。“他们向媒体付费,来撰写他们代币的正面评论,这是亚洲地区的一个惯用手法”。但是这个国内的Tron因为涉嫌直接从另一个加密项目——Filicoin——抄袭其代码而广受批评。

言及至此,周硕基与之前“被缺席审判为大庄家”的杜老板又有何差异呢?他无非是掌控了区块链的各个环节——资本、媒体、项目方、交易所以控制币价,成为割韭菜的隐秘庄家。但是,即使如杜老板如此精明之人,也没有周硕基来得更为精明。就如上文所说的,同为庄家,FBG仍稳坐火币HADAX的常务节点,但杜老板的节点资本已被当成“投名状”交给了来势汹汹的传统VC们。

原因无他,周硕基的FBG基金站在区块链食物链的最顶端。它作为非常活跃的加密货币市商——每月进行100亿美元的交易——他们可以将订单指向任何特定的交易平台,从而为交易所带来更多收入,及交易费用。简而言之,经过3年的运作,周硕基的FBG基金已是交易所不可忽视的“金主爸爸”。

2017年11月,周硕基与火币、Signum资本等朋友

精明之如杜老板仅是在每个节点埋下了楔子,但是更精明者如周硕基者,直接成其执牛耳者。“币圈”这一年,共主肖落,而群雄并起。若问起:“天下英雄谁敌手?”只能答:“交易所百舸争流。”但却有一句言之凿凿,那就是“生子当如周硕基。”啊!


  选择打赏方式
微信赞助

打赏

QQ钱包

打赏

支付宝赞助

打赏

  选择分享方式
  移步手机端
继币安赵长鹏之后,FBG创始人周硕基登上福布斯

1、打开你手机的二维码扫描APP
2、扫描左则的二维码
3、点击扫描获得的网址
4、可以在手机端阅读此文章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选填

必填

必填

选填

请拖动滑块解锁
>>


  用户登录